浮影摇栉

基三/全职/火凤燎原/原创。天天不在。
你是谁啊。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全职BG】南歌子。(1)

原创女主,BG。
黄少天→温南歌←邱非,开放性结局。
含 [一句话蓝叶],自由心证。

 @丢一发薄凉酱 

其实姐姐我本来想要无比炫酷地给你写个多不过200字的段子,顺便炫酷地告诉你没有记叙文六要素和小说三要素你自己看着办。

但是。

你姐姐我是个,强迫症。没有背景的故事不能活。我也不知道怎么扩写成这熊样的。

感谢晨晨让我把喻队性格的黄少改回黄少性格,叫我菘少。(烟

*ooc慎,如果有过分的地方请务必指出,十分感谢。

*小学生文笔

*苏



“鲸波,学校门口的咖啡厅,我在等你,速来。”

温南歌走出教室,单手牢牢抱着上课用的《中国古典文学》,另一只手在空中慢慢比划着动作,与旁边的女生在楼梯口小声说笑着。

“哈罗鲸波,我是黄少天。我知道你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看本剑圣的信息了是吗那就快点拿出手机来看本剑圣对你有着深刻指导意义的消息吧——”欢脱的手机铃的响起让温南歌只能冲着一旁的女生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她拿出手机后轻轻滑动了屏幕,却看到了黄少天不同与往日语气的信息。

她面上开心的表情一顿,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只是把自己的书塞给同寝室的好友,有些懊恼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随即迈开步子大步跑向了学校的大门口。

飞奔的途中温南歌不经意地看了眼学校的绿化,春寒料峭尚未过去,但校门口道上的樱花树已经全部开了。绯红色的一片,不经意间就能触动少女们的情思。

这是待在大学的第四年,三天前是温南歌22岁的生日,生日充满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从小乖巧的女孩子身上的因素,因为温南歌的生日是与荣耀的几个大神一起过的。还有几个即使不在G市的大神——比如沐橙和云秀,也发来了祝福的信息。

温南歌的荣耀打的自然比不上进入战队参加比赛的大神们,但也因为对于荣耀和蓝雨的爱,在有空闲时间的时候参与进了蓝溪阁的管理,而早平日里因为公会工作和抢BOSS对于各个战队的大神们也都稍有熟稔。想想经过,温南歌至今都觉得自己是被神所眷顾着的。

因为没有长时间的体育锻炼而有些亚健康的身体受不了短时间内的发力长跑,温南歌微微喘息地在咖啡厅门前停下了步伐,借着反光的玻璃整理了下一路上因为奔跑而有些乱的头发,随即开始细想黄少天不对劲的起因是什么。

最近的蓝雨得分一直都很稳定,无论是主场对战微草或者霸图,都拿到了7:3的高比分,而就算是对战轮回,蓝雨也丝毫不落下风,8:2成功终结了轮回的强势,其他的场次也都如愿战胜对手。根据媒体的评论来说,今年的蓝雨势不可挡,极有可能拿下冠军。而在其他方面,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黄少天烦恼的地方。

温南歌摇摇头,抛去了脑中担忧的心思,根据约定好的桌号找到了黄少天,而他戴着的一副几乎可以遮住整个脸的墨镜差点没让温南歌认错人。

“嗨——鲸波。”黄少天今天是一身银灰色的西服正装,领口系着的宝蓝色领带让温南歌一眼就看出这可不是学生可以负担得起的价格。西服映衬的面容比往常也成熟冷静了许多,只是没有如涨潮潮水般的文字泡轰炸让温南歌还是有些不适应。现在黄少天的状况只能让温南歌想起了第八赛季最后一战蓝雨主场迎战轮回后痛失冠军的情景,那场比赛后的记者会上黄少天沉默的模样至今还让温南歌记忆犹新。

“真是好久不见不过好像距离上次见面时间也不长啊怎么就觉得这么远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日不见胜读十年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骗你的别当真本剑圣这么帅的人会搞错搭配俗语吗?还有已经帮你点了黑森林了我记得你喜欢吃来着对吧?本剑圣就是这么体贴帅气,有没有爱上我啊?想要喝什么咖啡,或者饮料?今天天气有点冷,你又没披上厚外套,难道又要让我们蓝雨被人笑道是不会善待女生的和尚庙?不如再来杯姜汁?”

温南歌刚要脱下外套的手顿了顿,随即拉开外套拉链,毫不客气地在黄少天对面坐下,用叉子戳了一下黑森林最上层的巧克力。在享受到了黄少天的体贴照顾后她微微抬起了眼,仔细打量着黄少天的脸色,心中也在揣摩着黄少天今天的语气。

“你今天……有点不对劲,黄少。”温南歌选用了一个最委婉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疑惑和关心,最后忍不住又调侃了黄少天一把,“或许你可以给我说说?难道是和喻队吵架了闹分手?”

“我靠!!鲸波我以为你不会像是荣耀论坛区的那些小姑娘一样调侃我和队长啊?我们之间没关系,你知道的吧?别一脸调侃的看着我啊!!你倒不如去萌萌别的呃……那叫啥,CP?”黄少天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面带无辜的看着温南歌。

“书上说,男人摸鼻子是因为他们鼻子上海绵体的勃起,你在说谎吗,黄少?”温南歌喝了一口侍应生刚刚端上来的冰桔汁,消除了一路上跑来的燥热后让她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

“文学系的学生就不能好好研究那些文言文吗管这么多生理问题干什么?现在大学生这么无所事事无视专业了吗真是可怕。”黄少天有些郁闷地嘟囔了两句,随即正了正脸色一脸严肃地看着温南歌,“鲸波我给你说啊,队长说俱乐部有意让你在毕业后参加蓝溪阁的管理,你愿意加入我们蓝雨吗?愿意吧?肯定就是愿意吧?这事儿都不用说本剑圣这么帅你一定是因为本剑圣的帅气所以被折服到了蓝雨的对吧?”

“啊?”温南歌明显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降落在她身上,虽然毕业后文学系的工作着实难找了些,但是温南歌自认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够让蓝雨招揽她。

“别多想啊鲸波,这可不是人情,是俱乐部真正看重你的能力,你看你把蓝溪阁底下调教的这么好,技术又不差,本剑圣和俱乐部可都看好你,是不是因为得到了本剑圣和俱乐部的垂青而暗自兴奋啊?”黄少天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眼中因为兴奋闪闪发亮,在说完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来让他们看看,我们蓝雨不是只有男人吧——?虽说都是像本剑圣一样帅气的男人也不差,但是偶尔来个萌妹子我们蓝雨也不是不能接受。”

“这才是你们的真正意思吧?”温南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对比起外界的调侃,看来蓝雨也确确实实有微微的、一丁点的在意这件事。

“还有就是,呃……啊……”黄少天解决了这件事情,又回归了在短信里的那副样子,支支吾吾地不说话,只是低头搅拌着咖啡。

“?”温南歌不明所以地看着黄少天,端起橘子汁再次喝了一口。

“我今天的这身衣服有没有显得本剑圣特别的帅气又迷人啊哈哈?符不符合在广大粉丝中本剑圣天下最帅的形象?别说假话啊,本剑圣可是在watching you,这雪亮的眼睛盯着你呢。”

“有,很符合。”

“那么……”

“啊?”

“如果本剑圣给喜欢的女孩子告白的话鲸波你说她会答应吗?哈哈哈哈哈我知道肯定不用说啊,我这么帅的人喜欢她,她一定是感动得不得了。”黄少天趁着温南歌低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温南歌的反应,在看到温南歌抬起头后迅速地转开脸看向窗外。

“什、什么?”温南歌心里有点微不足道到足以被忽略的难过,黄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

“鲸波。”

“啊?”

本剑圣,喜欢你。

黄少天张了张嘴,最终掩饰性的端起咖啡喝了口,摇了摇头最终也还是没有说什么。他重新微笑起来用话唠掩饰住自己的激动,“今天天虽然冷了点儿吧但是咖啡厅里也真是热,我记得鲸波你是北方人来着你们那儿冬天是不是有暖气啊?唉不过啊也肯定比南方要冷,今天这套西装是联盟特意准备的有没有觉得我穿上比往常都要帅?冯主席真是越来越奇思妙想了啊我靠,好像是要拍一个宣传片什么鬼的好为联盟吸纳新的成员。蓝雨的青少年营里又要来一群怀揣着梦想的男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了还有啊鲸波,下一场是嘉世主场,去看我们的比赛吗?”

“我?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倒是挺想跟着去看看的。”温南歌吃掉最后一口蛋糕,平息下自己刚刚的剧烈心跳,带着些调笑地问着,“俱乐部给报销吗?”

“报销,报销,作为蓝雨唯一的萌妹子那当然得报销。”黄少天在心里暗自说着,‘就算是不报销本剑圣也给你付了,让你好好看看本剑圣在场上的英姿,因为只有在现场才能越发的感受到本剑圣那独一无二的帅翻联盟的帅气。’

“好,那就拜托黄少在出发的前一天给我说一下?我简单收拾一下好了。”温南歌点了点头,想了想银行卡上的存额,觉得自己还是有钱支付往返的机票钱的。

“客气什么啊鲸波以后都进了蓝雨这条贼船了还不是一家人,哎,不对?我刚才啥也没说啊,”黄少天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地拍了拍温南歌的头,“我先回去了啊俱乐部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鲸波你可一定要好好注意身体,为了将来蓝雨能够招揽到更多的妹子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是、是。”温南歌微笑着应答,跟着黄少天一起走出了咖啡厅,目送着他坐上出租车回了蓝雨俱乐部。


跟着蓝雨坐上去H市的飞机已经是两天后了。这是蓝雨的第二十八轮比赛,客场对战新嘉世。

蓝雨本赛季除了一开始成绩的轻微波动后,始终牢牢占据着前三的位置。而在新嘉世的队长——邱非的带领下,新嘉世本赛季也是风头正劲,成绩几乎稳固在第七、第八的位置上,进入季后赛的可能性极大。

温南歌坐在飞机上提起耳朵听着后面的讨论,过了一会就有些无聊地打起了盹,‘有点冷’,温南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抱紧了双臂,迷迷糊糊地感受到了谁把外套盖在了她身上。

等到她被人推醒,就看到了黄少天蹲在她面前一下下动作轻柔地拍着她。温南歌后知后觉地看了看窗户外面,已经不再是洁白的云端了,宽阔的跑道与几乎可以听到的机场人来人往的嘈杂声都在提醒着她飞机已经到了H市。温南歌不好意思地站起身看着四周,前面一身蓝雨队服的少年或是青年们正在走下飞机,在他们之中一如往常地充斥着独属于这个队伍的活力,而他们的进步与努力观众和粉丝们永远看在眼里。例如卢瀚文,他已经褪去了当初的青涩,也已经是可以在蓝雨中独当一面的剑客了。而与正在走下飞机的蓝雨队员们形成对比的是,在飞机的后位上,只剩下黄少天蹲在她的面前。

“我们走吧,鲸波?要是迟到了我可不确定队长他们会等我,队长心可脏啦哈哈哈别说出去啊嘘嘘嘘——”黄少天看见温南歌醒来后迅速地站起身,冲着她伸出了右手,那双常年打荣耀的手被细心保养的格外精致,脸上的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明晃晃的耀眼,让温南歌忍不住因为这个微笑红了脸。她咳嗽了一声,搭上了黄少天的手,稳住声音假装粗声粗气地说道,“走吧,黄少?”

黄少天默默地拉着温南歌的手,快步走下了飞机,赶上了正在前面说笑的蓝雨队员们。

“黄少,压力山大啊。”郑轩背对着温南歌对着黄少天投去了一个戏谑的眼神,做了个抹汗的动作。

“我靠我靠我靠郑轩你几个意思啊!!不要无法无天了啊pkpkpkpkpkpkpkpk看我的三段斩银光落刃!”黄少天趁着温南歌和卢瀚文说笑的时候对着郑轩隐秘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好了,少天,郑轩,都别闹了。”感受到了后面的吵闹,喻文州回头温和地说着,“鲸波刚下飞机一定有些累了,体贴一下我们蓝雨唯一的女士吧?”

黄少天摸了摸鼻子,接着抓着鲸波的胳膊拉着她向前走去,“鲸波快走快走快走别理他们啊!!千万别被他们带坏了走走走经理组的车就在前面我们快点去酒店!”

“黄少前辈,你慢一点,后面跟不上了!”卢瀚文在后面要小跑起来才能跟上黄少天的步伐,他急匆匆地跑到黄少天身边,想要劝说他慢下步伐。

“瀚文呐那不是他们跟不上是不愿跟知道吗!跟着本剑圣走就行了他们要是愿意完全可以自己走到酒店去啊,反正他们现在又没有角色的移动技走到明天早上瀚文你也不能同情他们知道吗?这就叫自作自受啊自作自受瀚文你明白吗?”

“呃……还是有点不好吧?”卢瀚文挠挠头发,还在思考黄少天的话就被温南歌一把抓住拉到了车上。

到了最后,黄少天还是只能和蓝雨众人一起坐在车上,温南歌在他旁边低头玩着手机。

“车上低头玩手机容易晕车,鲸波。”喻文州好心地提醒了一声。

“好的喻队!”温南歌最后点了几下,接着就锁上了屏幕。

“看什么呢这么专注啊鲸波?难道是谈了男朋友吗大学谈男朋友可不怎么好。”黄少天把脑袋凑过来看着温南歌漆黑一片的屏幕。

“呃……不是男朋友啊,是邱非听我说过来了以后要在比赛完请我吃顿饭。”

黄少天的笑容顿时僵了僵。

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第一次感受到了因为没有抓住机会而产生的危机感。


tbc


评论(2)
热度(10)
© 浮影摇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