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影摇栉

基三/全职/火凤燎原/原创。天天不在。
你是谁啊。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 橘ALL蕉】《濒临死亡》(1)

濒死体验。

 

零.

镜音铃是一个标准的唯我主义者,正如同别的唯我主义者一般,她也认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在围绕着她自己在转动的,而当她死亡之时,就是这个世界分崩离析之日。

 

既然这个世界为我而生,为我而转。镜音铃在即将踏进校门口的前一步停顿了一下,随即从书包里拿出蓝色耳机戴上,无视旁边学生会成员欲言又止的样子想着,自己就要成为最好的那个。

 

“Pageseventy-one , exercise five , conversation .”

 

镜音铃本来并不是唯我主义者,但有一天,她得以窥见这个世界的秘密,开始成为坚定的唯我主义者。

 

“这是God为我建造的世界,这个世界上,我是王。”镜音铃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漠然地看着面前成千上万的名为命运与世界的齿轮转动着,有着透明羽翼的小个精灵在这之间飞动着工作。

 

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之间都有着万千联系,通过六个人即可找到自己要寻找的人,但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与镜音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因为她是这个世界的王。

 

人气偶像初音未来与新晋校花镜音铃当众起了争执,初音未来一巴掌扇在了镜音铃的脸上是最近学院内大多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事情发生于六月十二日的午后,就是上周五啦。镜音铃和初音未来在二楼的走廊上相遇,本想因为镜音连道歉的初音未来被镜音铃的刻薄话语激怒,没有压下火气一巴掌扇了上去。现在两个人都在决裂,互相上课拆台呢。听说上次数学课,两个人为了争一道奥数题的最简解法闹了半节课最后被主任请了出去……”

 

镜音铃抱着下节课要用的书嗤笑着从谈论着自己与未来的人旁边走过,用眼角不屑地看了一眼兴奋地八卦着的女生。

 

这种人,也只能在这个时候用口舌来谈论她的事情了。镜音铃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用手轻轻拍了拍还在眉飞色舞说着的女生的肩膀,调整了表情后用一脸面带歉意的微笑说着,“对不起同学,提醒一下,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想还是把所有精力放在那上面比较好,对吧?”

 

“啊?好、好的。”两个女生没想到正在八卦却被当事人抓到,只能慌张着鞠躬表示道歉,一边偷偷地用眼睛看着镜音铃的表情。直到发现她的神色中并没有出现生气等等情绪后才微微放下了心。

 

镜音铃点点头,转身继续向着教学楼迈步,脸上又换回了那幅不屑的表情,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些八卦的女生……呵。’

 

从教学楼的一楼爬到了五楼,这之间漫长的台阶让人觉得既乏味又疲累。镜音铃好不容易走到了音乐教室门口,却与刚上完课程想要出来的镜音连和初音未来不期而遇。

 

“未来……连君。”镜音铃露出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对着初音未来示意,顺便向着一旁的镜音连点头问好。

 

“嗯。铃酱。”初音未来也笑着点了点头,她与镜音铃两人之间的相处丝毫没有群众所传的那些爆发的火药味,只是平平淡淡的就好像平常的那些故友一般。

 

等到镜音铃走进音乐教室找到座位后,已经走到二楼的初音未来翻开书页,看着乐谱微微有些发愁地冲着旁边的镜音连说着,“怎么办啊,铃酱还在因为你的事情在生我的气呢。”

 

“是她自己的问题,和未来你无关。”镜音连皱着眉无奈地看着不断自责的初音未来,扳正了初音未来看向一边楼梯扶手的脸,捧着她的脸亲了下额头。

 

“你不懂的,连……铃酱已经很久没有和我好好聊聊了……每周末的茶话会也是,很久没有来参与了。”初音未来发现自己几乎什么都看不进去,沮丧地合上书,有些略微不安地抓着书跟着镜音连道歉,“状态有点不好,我先回家了,连。这周末见?”

 

“嗯,你休息一下也好。要我送你回家吗?”镜音连有些担忧初音未来的状态,关切地搂着她走出教学楼,却在跨出校门前被她所阻拦住了。

 

“不用了,连,”初音未来摇摇头,勉强撑起一个微笑,“你先去上下节课吧?我自己慢慢在路上静一静就好。等到到家了再给你发邮件吧。”

 

“那好,”镜音连点点头,搂住初音未来的肩膀吻了下她的头发,“在路上小心点。”

 

“嗯。”初音未来点点头,抱着书慢慢走过马路边,直到在马路对面的拐角处不见才让镜音连松了一口气。他拿出碧蓝色的手机,手指在上面轻轻划动,给初音未来发去了条邮件。

 

“From:镜音连 未来,周末一起去游乐园玩吧?”

 

 

早已被老师锁好门,本该空无一人的音乐教室中,镜音铃稳稳地站在落地窗前的栏杆上,眯起眼看着远方,金色的阳光在没有了厚重窗帘的阻挡后溢满了整个昏暗的音乐教室,处于昏暗和明亮之间的镜音铃此时的动作表露无疑。

 

她双手平举挡住头上照射下来的刺眼的阳光,良好的视力能够让她看到校门口发生的一切事情,包括用唇语解读出初音未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镜音铃只是一如在音乐教室前见到镜音连和初音未来两人时那般温柔地笑了笑,拿出与镜音连一模一样的手机也给初音未来发去了条邮件。

 

“From:镜音铃未来,聚会的猫咪咖啡厅,三点见。7号桌。”

 

“只要我得不到……”镜音铃捂住眼睛,让人看不清表情地大笑了一阵,放下手后脸上又恢复了那幅温柔的表情,“还是不要让镜音连得到最好……”

 

初音未来接到镜音连的邮件后先是回复了一个“好”,然后又觉得不够,满是甜蜜地再补上了一条“我要去坐摩天轮,听说在顶端亲吻的恋人会得到永恒的爱。”

 

镜音连摇了摇头,为着对方的小孩子而脾气隐隐失笑,手指飞快地动着,也回了条,“好,陪你坐摩天轮。”

 

但在这一条发出后,镜音连就没有再收到初音未来的回复,他以为初音未来已经到家,可能是趴在床上不小心睡着了便没有太在意什么,却没想到,这是她发来的最后一条信息。

 

 

初音未来看到镜音铃发来的邮件后抱着书的手再次紧了紧,一不小心就抓皱了书的封皮,她没有在意一向视如珍宝的书,只是激动地抓着手机,给镜音铃回了条信息,“好的!铃酱终于约我出来啦……我好开心。”

 

镜音铃没有回她,但初音未来还是兴奋地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发现还剩下五分钟后飞快地跑去了那家经常去聚会的猫咪咖啡厅。

 

她顺着7号桌找去,刚坐下时正好是整三点。初音未来环顾着左右,却没有看到镜音铃的身影,她有些失望地刚想要站起身,却在抬头时猛地睁大了双眼。

 

巨大广告牌上的笑脸正在一点点的接近,带来的猎猎风声在耳边响起,初音未来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全部被恐惧充满,身体僵硬已经无法做出逃离的反应,直到最后,只能——

 

眼前一片黑暗。

 

 

晨间新闻的时候,镜音连正端起刚热好的温热牛奶,尚未浅尝一口昨天刚买回的新口味,就看到了电视上的新闻,他僵在原地,玻璃杯摔在地上碎了一地,牛奶在木地板上顺着木纹流淌,镜音连却无心再去管,他此时脑中只循环着新闻上的一句话。

 

——“据查,在本次事故中死亡人士已经确认身份的有当红偶像初音未来、爱莎音乐学院的学生一条美和子……”

 

镜音连一瞬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双眼失去焦点,那个昨天还说要和他去游乐园的摩天轮上亲吻的初音未来,已经不在了。

 

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那个会甜甜地笑着,叫着“连”的初音未来,已经不在了。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的铃声却再次响起。

 

“From:下沙警察局镜音连先生,您是否为初音未来的亲友?取证完毕,请去下沙警察局取一下她的遗物。”

 

镜音连紧紧握住手机,换上衣服后一路沉默地坐上电车去了下沙警察局。

 

“您就是初音未来的亲友?这是她的手机和书,请节哀。”警察把东西递过去,只是可惜地看了眼这个浑身哀伤气息满眼血丝的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走出了办公室,留下镜音连一个人沉默。

 

“未来…未来……我的未来……”在空荡荡的警署办公室中,镜音连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哭了起来,明明说好了马上回家的未来,怎么会突然跑去了猫咪咖啡厅?但这次的事件,却怨不得别人……

 

他拿起桌上的手机,双手不稳地打开手机,找到短信一栏,却看到第一条短信上镜音铃的邀请。

 

——未来,聚会的猫咪咖啡厅,三点见。7号桌。

 

正在他想要去拿着找镜音铃对证时,手机中却又仿佛知道他的一切行为一般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From:镜音铃想知道真相吗?老地方老宅见。”



评论(2)
热度(5)
© 浮影摇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