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影摇栉

基三/全职/火凤燎原/原创。天天不在。
你是谁啊。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莱比锡白啤酒和他的香车叶草糖浆(1)。

-文笔渣


-架空偏欧风


-Bug有


 


 


 


“打扰了,大人。请问今天晚上的啤酒节您还是否要应邀参加?”门外传来的三声极轻的敲门声惊扰了安西斯塔,他示意外面的人进来后放下了手中的书,然后摘下了鼻梁上架着的金丝框眼镜轻轻揉了揉眉心。


 


Ancista·Wenzel·Von·Günther,也就是安西斯塔·文策尔·冯·格云瑟端起面前的陶瓷茶杯浅啜了一口杯中温度正好的红茶,消除掉了一些因为被打扰而产生的微微的不悦感,随即拿出西装马甲口袋中的怀表,在心中计算了些许时间后确信今晚的日程不会因此而被打乱,随后轻轻点了头。

“好的,大人。我马上通知下去。”安西斯塔面前低着头的部下弯下腰行了个礼,正准备像来时一样毫无声息的退出房间,却在安西斯塔深思了片刻后被开口叫住了,“等等,今晚还有盛装游行吗?”


 


部下似乎没有想到会再次被大人叫住,他微微愣了愣,然后再次低下头,“是的,大人。这是节日传统。”

安西斯塔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那么,今晚我也参加这场游行。让他们准备好衣服,还有,尽量减少卫兵的数量。”说完以后,安西斯塔看着自己的部下再次行礼,走出了房间。



——这就是安西斯塔现在盛装打扮出现在外面的原因了。

他走到被萤火虫环绕的街心花园的草地上,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将面上戴着的厚重面具摘下。经过了今晚的游行活动后这让他不得不承认的是,虽然夏夜较白日更加凉爽,但七月的天气也还是有着夜晚也消散不去的闷热。更何况民众狂欢的时候发出的喧闹又嘈杂的声音,对安西斯塔这种贵族来说还是难免有些让他厌烦。

“一杯慕尼黑啤酒,一杯莱比锡白啤酒,莱比锡放香车叶草糖浆,谢谢。”安西斯塔冲着吧台里的调酒师礼貌地道谢了一声,他不知道是怎么鬼使神差地走进了这家小酒馆,但本着随遇而安的心思还是坐在了吧台前点了两杯啤酒。

安西斯塔端起酒杯抬头一口气灌下了半杯慕尼黑,从嘴边溢出的酒液顺着线条优美的脖颈流入衬衫里,在黑色的衬衫上晕开了一大片。他在喝酒的时候也连带着观察起来了这个小酒馆,这里装修精致的不像是一般的酒馆,墙壁上挂着的画作很不错,从各方面看都像是什么名家的作品。吧台和桌子打扫的十分干净,在蜡烛火焰的照耀下看去像是没有沾染一丝尘埃。烛光摇曳,显得整个酒馆都有一种干净清澈的感觉,远没有平时那些酒馆中令人生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等到这杯啤酒喝完,安西斯塔也把目光转到了他面前和他隔着一个木柜距离的调酒师脸上。对面的人红色的头发显得格外的有活力,同样颜色眼瞳转动着更是给人带来几分灵动清澈的感觉,‘嗯……对面正在应付着客人的小鬼也很年轻。’安西斯塔这么想着,他看见调酒师一边冲着客人推荐着东西,一边手中的花样动作不停,显得娴熟至极,让他对人也起了几分兴趣。

他开始仔细的观察起对面的调酒师,从人熟练的动作上可以显示出他已经不是初次干这种事情了,估计已经有了年岁。不过从外貌上看,这孩子是否成年估计还是一个要深究的问题。等最后一个客人被人应付走,安西斯塔放下手中的酒杯,曲起食指敲了敲吧台。等到人的注意力从手中的量杯转移到他的身上以后,他尽量在嘴角弯起弧度露出一个看起来比较迷人的笑容问了几个问题。



“小鬼,成年了吗?”安西斯塔胳膊肘撑在吧台上,手背托起下巴看着人熟练的动作,装作不经意地发问。


 


“……哎?!啊…那个。”对面的人没有想到会被搭话,一时出神,在听到自己被叫到以后手微微抖了抖,液体从黑色的酒瓶中滑下却没有被顺利地倾倒入量杯中,反而撒了些许让酒液落在吧台上。


 


“支支吾吾的干什么,还真没成年啊?”喝完了慕尼黑啤酒后安西斯塔开始品尝那一杯莱比锡白啤酒配香车叶草糖浆,酒吧里的气氛配上刚刚酒的后劲让他也觉得自己有了几分醉意,他看到人的反应后突然起了几分调笑的心思,看着人手忙脚乱地擦去了吧台上的液体后轻轻笑着。


 


“这位先生,我是为了养活自己才恳求老板到这里工作的。请问您要来点什么吗?”调酒师不卑不亢,在迅速地弥补了刚刚的工作失误后继续工作。要不是语气中的恳求,或许真的会让安西斯塔以为他自己不在乎这份工作。


 


对方这应该是请求吧?安西斯塔暗暗想着,便也不再为难人,只是把问题的难度下调了几分,“嗯……那么,在这里做了多久了?” 


 


“差不多三个星期,先生。”


 


“但是看你的动作已经……怎么说,很熟练了?”安西斯塔有些惊异他工作的时间之短,毕竟这件事情需要学习的时间和锻炼经验的时间还是应该挺长的,而听到回答以后他对人的好感又往上提升的几分。


 


调酒师的眼中是满满的认真与渴望,“因为想要多点酬劳,特意很努力的去学了。” 



“你很缺钱?对了,这一杯莱比锡白啤酒,是你调的吗?”安西斯塔平复了心中欣赏的心情以后又变成了那幅不在意的表情,随即举起手中的啤酒杯晃了晃其中绿色的液体。


 


“是的。感觉可以吗?不行的话可以再给您重来一份。”


 


“不,很棒。重来一份的话估计你们店长也不会同意的。”安西斯塔真诚地赞扬着人的调酒技术,听到人的问话以后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人的说法。


 


“承蒙您的夸奖,不胜感激。”


“墙上的画是哪位在世或者已故的大师的作品吗?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没有这个人和这个风格。”安西斯塔侧过身,伸出手指指了指酒馆一面墙上悬挂巨幅画作。


 


“哎……那个啊,是我画的。”对面的调酒师似乎还有些惊讶人的问题和说法,接着就点头应下了这份画作的归属权。


 


“那么,既然你缺钱的话,——愿意跟我一起回到庄园吗?”安西斯塔抛出正题,笑着问着有些吃惊的人他今晚的最后一个问题。


 


“哎——?!!开玩笑的吧……”对面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突如其来的邀请。


 


“你不愿意吗?”安西斯塔因为没有得到自己臆想中的回答而微微有些不满的皱起眉,似乎有些不爽人没有第一时间作出答复。


“不,不是不愿意……先生。您是认真的吗?”小调酒师似乎有些被惊吓到,一向自信的他不可置信地问了第二次。


“我想我还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欺骗一个小鬼。”安西斯塔慢悠悠的说着,好像也有些不悦,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他质疑了。


“当然可以……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抱歉,先生。”调酒师为着刚才的失礼低头向安西斯塔道了歉。


 


“……那么,现在就跟我走吧。”安西斯塔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放下玻璃酒杯结账后站起来看着他。


“现在?好的……我是格梓,请多指教了。但是我想我还需要再收拾一下。”格梓笑着伸出手,从吧台旁边的木门走了出来。





“我是安西斯塔·文策尔·冯·格云瑟。如果不熟悉的话,还是请称呼我为格云瑟公爵。”安西斯塔伸出手回握,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好的,我明白了。”格梓向店长告辞了以后跟在了安西斯塔的身后。


 


安西斯塔带着格梓坐上了早就在酒馆前准备好的马车,吩咐前面的马夫赶车以后就静静地坐在了一边。车窗的纱帘被夜风吹得飘起来,给车内本就不明亮的白色月光添了几分朦胧。安西斯塔一时间只觉得酒的劲力在这一刻全部上了头,他有些迷迷糊糊地看着规规矩矩地坐在自己对面的格梓,凑近后伸出手轻轻挑了一下格梓的下巴。


 


格梓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下,脸上慢慢出现了一丝红晕,最后蔓延到了耳根。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安西斯塔一点点慢慢地凑近着,直到最后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了格梓的唇上,还没等到格梓来得及反应就睡在了他的身上。


 


从静谧的、只能听到昆虫声音的车窗外悠悠的传来了钟撞击产生的响声。夏夜的凉风如期而至,钟表的“当——当——”声直到第二十二下后才停下。


 


已经是深夜二十二点了。


tbc;


 


 


我觉得我的断句出现了问题_(:3………………这个毛病挺久了……好像是从帮班里那个说话要自己划出来从哪里断句的班长开始【心疼自己

评论
热度(1)
© 浮影摇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