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影摇栉

基三/全职/火凤燎原/原创。天天不在。
你是谁啊。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GL完结]破晓。

*GL相关,不适者慎入。

现实并不是故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没有一句话BE转HE的可能性了。

 

1

那个少女,逆着光走来。

那就是她的光。

花心凉薄事不关己真渣T×表里不一死不要脸苦逼P。

2

图书馆的一角,午后二时的阳光被树叶间的缝隙切割,洋洋洒洒的透过落地的玻璃窗落在人的肩头。碎金沾染在人的黑发上,窗外的蝉鸣因为玻璃窗的阻隔只剩下细微的此起彼伏,溢出的是一片静谧之感。

 

“喂喂——我最近突然变得有点黏人,你没有发现吗?”白晛放下手中的诗词,用食指指节敲了敲桌子,努力让面前的人把注意力从书中放到自己身上。

 

“是吗。”顾卿淡淡瞥了对面一眼,继续低头用红笔画着标注,“你不是一直这么黏人吗,习惯了。”

 

“哎呀,别这么说呀……”听到对面的话后白晛撇了撇嘴,眼中毫无泪意地沮丧着看着对方,“这样说……我可是会伤心的呀,学姐。”

 

3

白晛深爱着她的学姐顾卿,这似乎已经不能称之为什么秘密了。但大多数人只是把它看成白晛一时的迷恋,“呵呵,白晛那家伙,多半又在痴汉吧。如果有了更可爱的女孩子,她会换一个目标的。”

 

在别人背后谈论这些的时候,白晛和顾卿走在学校里树荫最多的小道上,白晛的左手用力地牵住顾卿的右手,十指交缠,指着心口的位置笑的一脸灿烂,对着顾卿说,“这里,只容得下一个你。再无他人了。”

 

白晛眼中满是诚意地看着顾卿,笑意的目光直直的看进顾卿的眼中,这是白晛从未有过的认真,换来的却是顾卿一点点掰开白晛的手指,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如果早知道你有这个意思,在你透露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离开,我们就不该再这么交往下去。”

 

“似乎……失败了啊。”白晛低下头,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睛。她摸了摸鼻子,看着人快步走远又留下绝情的话,想要去追却发现全身都再没有力气,仿佛这一场告白就花费了今天全部的气力。她只能无力的靠在树上,看着光线一点点投射下来。

 

4

回忆渐渐清晰明朗。

 

白晛第一次见到顾卿,是在学校社团的招新上。那个时候顾卿还是动漫社的社长,却坐在后面的台阶上,一脸事不关己的看着自己社的社员在前面招新,自己玩着手机。哦,对了。她还披着调查兵团的披风。

 

白晛看到这样的顾卿立刻就起了兴趣,拽住刚刚熟识的学姐指着一边的人,小声地问,“学姐,那谁啊。”学姐拍了拍白晛的肩膀,学着白晛低声,“社长啊,看不出来?三次叫顾卿,圈名士青,是有名的大大,怎么,你想勾搭?”白晛耸了耸肩,冲着学姐咧嘴笑了笑,“啊,是那个绘画圈儿的士青太太?”学姐毫不犹豫的点头确定。

 

“谢谢了学姐,你先去忙吧。”白晛对着学姐道了声谢谢,然后就走到顾卿旁边大大咧咧的坐下,伸出右手,“士青太太,求勾搭。”

 

顾卿抬眼看了人一眼就继续低头玩手机,丝毫也不在意在旁边的白晛伸出的手。白晛挠了挠头,暗自嘟囔着,“还真是……略高冷啊…”

 

一边默默抱怨着,白晛还是再次张口,“士青太太——,还记得吗,你给我的《颜》和《暮霭》都画过插图和封面。”

 

话题到这里,顾卿终于抬眼认认真真的看了面前的白晛一眼,“哦?写这两本书的君慕?”

 

白晛听到后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脸,“嗯,基友儿们都很羡慕我找到你当画手——太太的画……真的超棒啊呜呜呜……”顾卿将手机锁屏后放下手机,忍不住再次抬头看了看人,“好蠢啊你。你的读者们如果知道了……要哭的。”

 

白晛刚想说几句辩解的话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她顺了顺头发努力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严肃点,“我其实……很正直,一点也不蠢,一点也不辣。”

 

顾卿的嘴角也慢慢挂上了一丝笑意,“嗯,一点也不咸。”

 

5

——嫉妒是一种很可怕的情绪,它能够一点点,一点点的,蚕食掉你的心。

然后,四周黑暗降临。

 

在白晛向顾卿正式告白之前,或者说一年前,她从未想过会和这个看起来就高冷不好招惹的学姐,扯上除了合作伙伴之外的任何关系。

 

直到她留下学姐的手机号,有一天晚上学姐找到了她。“我找了老关……他说允许我们搞CP,不过CP是个什么啊,不会是那个丧病的CP吧?”

 

白晛看着小说的手指顿了顿,看了看信息思考了半天还是没有隐蔽,手指飞快的敲了字上去,“CosPlay。”

 

白晛得到的就是顾卿的感谢,“太谢谢了,这对于社团来说真是个好消息!十分感谢了宝贝儿。”白晛看到信息后,面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了一会,再次觉得自己需要确定这个学姐的真实属性。

 

再等几分钟,QQ上又是顾卿发来的信息。

 

花月无边 19:37:58

混语C吗,慕君?介意陪我练练H戏?

 

白晛僵了僵,想装做没看见的合上手机,还是忍不住的发过去了话。

 

慕君正当时 19:40:21

……好。

 

当看到自己脑中一时空白发出去的话是什么后,白晛真想一巴掌抽死自己。“……你个逗比啊——”白晛懊恼的挠了挠头发,默默嘟囔着,一边关上了小说文档。

 

只是看H来说,顾卿确实是个中好手。也或许是二次的情人太多的缘故,但这已经足以让人相信,顾卿写出的文也一定很棒。何况白晛早就听说过顾卿是写文出身。

 

慕君正当时 22:31:29

[低头蹭了蹭人的头发,轻吻了人的额头。]晚安,亲爱的。[在人唇角落下一吻,眼中满是笑意。]

 

当发完这句话后,白晛从床上爬起轻手轻脚地关上了卧室里的灯,轻轻呼出一口气。

 

“总算完了。没想到第一次就这么……交代出去了啊……”白晛摸了摸下巴想了想今晚发生的一切,至今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和本来不想招惹的学姐有了419,高冷的学姐在床上的情态却也……那么棒。

 

白晛叹了口气,心思百转,最终却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和学姐对了一场H,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再几场H,白晛和顾卿的感情逐渐升温了起来。

 

白晛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栽进去了,……不顾学姐的劝阻爱上了她。

 

——

“我有CP的啊,你也有,所以别……只是互相帮助罢了。”

“今天不舒服,CP不理我了,说是要等我成年再和我好。”

“你别是认真的?那就不好玩了。我最讨厌跟人谈什么感情了。”

——

“慕君正当时 9:32:15

我爱你。[亲吻了人的眉心,看着人的疲惫表情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心中全是骄傲,这个人……是自己的啊。]

 

花月无边 9:39:12

[闭上眼不去看人,听到人的话后更是抿紧了唇]……

 

慕君正当时 9:40:01

就那么不喜欢我,连骗我都不肯?”

 

每天嘤嘤嘤的卖萌似乎已经成了日常,每天都徘徊在学姐爱和不爱之间。

 

白晛躺在床上捂住眼睛,只觉得有一种绝望。

 

人生最苦的,爱不得。怎么就被自己碰上?偏偏这是逃不过的一场劫数。

 

白晛只感觉当初接下那一句话的自己简直……死蠢无比。又觉得,这样认识学姐,不再生分,实在是太好了。——就快要被自己逼疯了啊。

 

白晛只能微微苦笑,自己……确实太蠢了。

 

6

真正让白晛微微看清学姐不爱她的事实,是在春季的校运动会之后。

 

四周都是加油的声音,作为检录员的白晛以权谋私地拿着手机刷着贴吧。她微微向右抬头,看见了顾卿,那个人冲着旁边的女生笑得一脸温柔和开心,表情是在和她说话是从未有过的张扬。

 

——就像是高岭之花突然就变成了魅惑人心的狐妖一样。

 

白晛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努力不让自己想歪,还是冲着旁边同学交代了一声,气势汹汹又努力压制着气势地走了过去。

 

“士青大大。”白晛冲着旁边明显比她高了一个年级的女生笑了笑,拉了拉顾卿的胳膊又指了指她,“有点事找你,借用一下。”

 

当白晛和顾卿单独站到铁丝网外面的时候,白晛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就在刚才,顾卿还因为被打断了对话瞪了她一眼。

 

“你和她……”白晛尽量让自己问的委婉一点,却还是忍不住用了稍微指责的口气。

 

顾卿仿佛觉得奇怪的看了白晛一眼,声音中满是不解,“动漫社的,Cos圈的叶亦,怎么了吗?”

 

白晛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动漫社的副社,和顾卿亲密无比的家伙。

 

白晛努力压制住心中不断冲上来的怒气,语气中全是委屈和不满,“你笑得那么高兴……”

 

顾卿看了看眼前人,揉了揉眉心,无奈的叹了气,“你……以什么身份来管的我?”话还没说完,顾卿就斜了白晛一眼,让白晛完完全全看到眼中的冰霜。

 

白晛看到人的表情后只能僵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的什么也不能想,只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瞬间全部崩塌。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努力想要抬起手来抓住人的胳膊,却只能一动不动,歪过头看见铁丝网的另一边,她仿佛就看到了那个学姐眼中的嘲讽。

 

You are a loser.

 

你只不过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白晛恨恨地甩了手,走回班级的队伍。

 

当天晚上,白晛还想要对顾卿说什么,发了个消息过去。

 

慕君正当时 16:56:28

在吗QAQQQQQQQQQ……

 

等待了将近四个小时还没有得到回复,白晛打开空间,却看到了她这一辈子都不想看见的事情。

 

顾卿在空间了刷满了她和她CP以及和叶亦的聊天记录,就在自己等待她回复的那四个小时里。在查看这些东西的时候,顾卿终于发了条消息过来。

 

花月无边 21:55:10

 

白晛顿了顿,手指在键盘上流连了一会还是锁上了手机,没有把状态改成请勿打扰,想了一下午的话咽在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时间过得太久了。

 

——活该。白晛摸了摸鼻子,只感觉到心中无限的凄苦,谁叫你暴脾气一根筋,谁叫你没有他们的体贴和温柔,谁又叫你……没有让她爱上你。

 

7

日子一天天浑浑噩噩的过去,一学期过去,白晛只能一点点突破顾卿的心防,努力让对方爱上她……哪怕是喜欢。

 

直到一月的那天。

 

花月无边 11:41:58

122我生日。来家里陪我玩儿?

 

白晛握住手机,心中一直不敢相信,手抖了半天才发过去消息。

 

慕君正当时 11:43:51

你你你……认真的?!

 

再收到顾卿的消息之后,白晛只能感觉到顾卿的别扭和不被应答的恼怒。

 

花月无边 11:49:34

怎么?你不愿意了倒是?

 

白晛只能连忙发过去,“不不不不——我超级愿意的啊呜呜呜呜!!!不过父母不让去别人家玩!跟我出去约会吧吧吧吧——”

 

花月无边 11:59:08

我就勉为其难的……嗯哼。

 

白晛看见消息后扬起嘴角笑了笑,你看,学姐……只邀请了我一个人。

 

Maybe I’m a winner.

 

 

在和顾卿做完各种约会时应该做的事情后——诸如看电影,虽然两个人把电影吐槽的一点都没有意境(哦,对了。这是个外文的探案电影),白晛拉着顾卿来到了甜品店。

 

待到餐点端上后,“我喂你。”顾卿在白晛对面温柔的笑了起来,右手拿起勺子挖了一勺慕斯,表情是白晛从未见过的柔和。

 

白晛在桌子下面拉住顾卿的手,张嘴乖乖的应了,两个人虽然只隔着一张桌子,还是用QQ开始聊天。

 

慕君正当时 14:23:16

唔qwqqqq

 

花月无边 14:29:19

pAq

 

……

 

等到白晛把顾卿送上公交车,目送着车直到变成一个黑影,她拿出手机登上QQ空间。

 

慕君正当时:唔唔唔跟学姐出去约会超级幸福啦————!!!!@花月无边

 

两分钟后有了新的消息提醒。

 

花月无边:嗯,正巧我也是。

 

8

回忆完毕了。

 

白晛觉得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有点像是闹剧。

 

心如刀割,那种钝痛从内心底一点点泛上来,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大。往常经常承受的痛感再次蔓延来,白晛只能用力抓紧胸前的衣服,一点点从树上滑落,坐到地上。

 

只觉得眼前是一片黑暗,摸索着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瓶药,手颤着拧开盖子,看也不看的抓了两片药咽了下去,合上眼睛倒在地上。

 

……如果这就是惩罚的话。

 

——我愿意承受啊。

 

9

那天告白后发生的事情白晛谁也没有告诉过,看见顾卿在QQ上,在当天晚上她就再次敲了顾卿。准备为上午的无礼道歉。

 

慕君正当时 19:11:01

对不起,士青。我…………冲动了。

 

慕君正当时 19:12:20

别不要我。求你。

 

白晛等了一周,直到周末顾卿才回了她。当时的笑容,白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已经是波澜不惊,没有任何喜悦了。

 

花月无边 00:11:21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宝贝儿。爱你,晚安。

 

有几分真情,又有几分假意呢。顾卿,你又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呢,真的想要我呢……这种事情,恐怕真的只有顾卿才知道。再次约定了每周中午都去吃饭,白晛这才安了心。

 

……至少,还有喜欢存在,大概……对吧?

 

10

白晛在和顾卿一起去食堂吃饭的第三周再次看到了叶亦。她就坐在顾卿的对面,两只手搭着撑着头,满脸笑容的对着顾卿说着什么,顾卿还是用着那幅温柔的表情看着叶亦,点头对着人的话附和着。

 

白晛僵硬的走过去,冲着叶亦点了点头,双手插进兜里靠在柱子上等着顾卿。

 

等到顾卿吃完饭白晛才像个背后灵一样跟在顾卿身后。旁边的叶亦趁着顾卿刷盘子的时候,收敛了那幅开心的表情,转过头询问着白晛。

 

“你每天中午都来找顾卿吗?”

 

白晛尴尬的笑了笑,刚想说什么就被旁边的顾卿推开了。

 

“没有,今天她来找我有事而已。”

 

白晛眼中的光彩全部都黯淡了下去,她合起眼,看着顾卿和叶亦在自己面前笑得那么开心,一边谈着语c的事。

 

白晛默默捏紧了拳头,头也不回的走向与两人截然相反的路径——自己班的教学楼。

 

11

顾卿和白晛吵架了,就在清明节的时候。

 

原因是夜店群里顾卿的宠儿。

 

那个宠是个0,然后把0.5的、身为调教师的顾卿上了。

 

在这之前白晛明明刚刚和顾卿做完。

 

白晛气得死死咬住了嘴唇,甚至在轻舔嘴唇的时候尝到了点点的腥味,她坐在回家的车上一点都不想看手机,浑浑噩噩的睡了四个小时。

 

如果说这件事是明面上的导火索的话,那么昨晚上发生的事,不如说就是暗里让白晛心痛的事情——

 

慕君正当时 19:29:14

叫我的名字——说,到底是谁在操||你。[看着身下人的媚||态,嘴中却违心地说出凶狠的话语,轻吻着人的额发。

 

花月无边 19:34:21

[怔怔的看着人,不知道该说些人么。]我……

 

慕君正当时 19:25:56

[看到人的反应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在人耳边轻声]是——白晛啊……白。晛。

 

……天知道白晛是怎么忍住泪意发过去的名字,对完的最后几场戏。

 

那个人……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从未这般挫败过,从来没有。她一直自诩是人生赢家。

 

她知道顾卿的几乎所有信息。真名圈名身高体重喜欢吃的东西喜欢的一切东西。

 

那个人,只知道她的笔名啊……甚至连真名和圈名都……

 

她握着手机只能怔怔的看着消息,连眼泪落下来都不知道。她只觉得一点都不开心。

 

花月无边 14:29:10

宝贝儿,你在闹别扭吗?

 

花月无边 14:58:29

还在吗,宝贝儿?

 

花月无边 19:10:11

我对不起的人太多,早晚不得好死。

 

花月无边 19:12:11

所以说,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花月无边 21:19:12

不过是个情儿罢了。别太过分,白晛。

 

白晛看到最后一条消息,终于忍不住捂住嘴哭出了声。

 

只是个情儿罢了,别太过分啊,白晛。

 

唯一被叫做真名,竟然是在这种时候。或许是觉得,无论是笔名还是圈名在这种时候,都不够正式和威严吧。——又或许,是她又记不住自己的圈名了。

 

白晛手指僵硬着,敲上了一段话,直到最后几个字还没敲上,就已经泣不成声,扔下手机捂住嘴疯狂地流着泪。

 

日光下澈 22:19:11

顾卿。

从没想过这般正式的叫过你。之前叫你的名字,无论是宝贝儿也好,亲爱的也好,都或许已经成为过往了吧。

我自然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原罪尚未偿还,本罪却已然罄竹难书。

这一生唯一不能狡辩的事情,就是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了……爱到骨子里,总是心里想着,哪怕做你看不见光的情儿也好。

可是一边这么想着,又一边占有欲作祟,想要你只爱着我,只看着我就好了。你太优秀,我知道你不可能只属于我一个人。

你或许又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光,是我这一辈子的光,最明亮的、救赎我的光。

我曾经规划好了我们的未来,一步步的,无论是什么都好,甚至是出柜和结婚。

我们会上同一所的高中,同一所的大学,或许会打闹吵架,互诉爱意,或许会冷战,但我总会第一时间俯下身子道歉。也或许……你会爱上我,完完全全地爱上我。

我们或许会在北|大或者清|华毕业,会一起旅游外国,会成为圈儿里最恩爱的一对,羡煞旁人。

我会跪在你家长的门前乞求原谅——我迎娶了他们的女儿。所以哪怕是三天三夜,我都不会惧怕。我们会一起在教堂里,穿上纯白色的婚纱互相念着这一生都不后悔,你就是我的唯一——婚纱这最为纯净的颜色就像是你一般,我的光。

可是现实给了我最残酷的一击。

你并不爱我。

这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明眼人才可以看出来的事情了,他们说,是我陷在里面,不愿意面对现实而已。谁都可以看出,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随时可以招来消遣的家伙罢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难听的说,只是可以供你发泄的……[按]||[摩]||[棒|]|而已。

可惜当我明白这一切的时候,似乎……有点晚。(苦笑

现实给我的击打太过于沉重,几乎让我忘却了所有的爱意。

请放心,不会有恨的。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啊。

……也或许,要说再见了。

我的世界,依然是一片黑暗。仿若从未变化过。

 

——不曾忘却昨日誓言,恨天不假年。

 

12

日光下澈 19:12:11

是不是对于坐在冰箱顶的家伙来说,只有别人比自己更冷漠,他们才会热切起来。抖M吗?好烦。

 

白晛在群里发上消息后就把手机撂到了一边,潇洒的转着笔,专心计算着数学题。

 

顾卿看到白晛发在群里的消息后,对着对方就是一顿狂轰滥炸。

 

花月无边 19:13:11

宝贝儿,是我错了……【踮脚凑到人身边

花月无比 19:13:56

无论怎么惩罚……都没问题……

 

待到白晛做完作业,两个小时以后才看到这几条消息。她愣了愣,满眼复杂。因为自己已经把她从最近联系人上移了出去,本以为对方会双删了自己,没想到竟然还会和自己说话。

 

日光下澈 21:47:18

……嗯。

 

花月无边 21:48:11

乖。

 

白晛看到消息后垂下眼,又是乖。

 

或许自己在对方的眼里,就是一个顺顺毛就能安慰的玩物吧。

 

一直爱着的美丽面孔,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些异样的狰狞。

 

白晛咬了咬下唇,手指快速的敲打着键盘,文字间看不出任何异样。

 

日光下澈 21:50:29

分手吧。累了。

大家的话都说得很明白了。叶亦很爱你,好好珍惜她。我看她也不想让我接近你。

 

发完后白晛就躺在床上闭上了眼,手机随便扔在了床头,再也不管屏幕持续的亮光和消息音的嘀嘀声。

 

13

——“把所有悲伤,都化作锋芒。把所有风霜,都藏在胸膛,你许过的愿望,你说过的梦想,都握在这双手上。”

 

失去一个情人这种事情对于顾卿来说,并不算是什么。但如果这个情人是白晛的话,可能就要另外考虑了。

 

白晛已经两周没有找过她了。

 

顾卿看着手机怔着,上次她发给白晛的消息也没有任何回复,犹如石沉大海。如果不是每天晚上看见她在空间上刷动态,她几乎以为她要失踪不见了。

 

她叹了口气,为着白晛对于自身的影响之大,也为自己的心绪飘摇所叹息。

 

14

“恍惚再一次看到你的脸

记忆中那么活泼跳跃

侧身描摹着熟悉睡颜

脸颊落下一吻代表永别

 

你教予我爱是责任

我回你一吻不必多问

踏出背德的那一步起

生生死死何必忧论

 

流连唇间 独自思念

仰起头就能看见你的脸

无法停止 爱的界限

多么渴求你再看我一眼

爱似沉疴 难以割舍

一秒爱意瞬现无法遮掩

无法言说 这份思念

你的笑颜出现在梦里面”

 

放在电脑上的耳机,里面的歌还在不停地放着。顾卿今天一整天里全都在循环着这首歌,从起床开始到现在的深夜,一遍一遍一遍地,丝毫没有不耐烦的听着。

 

这是白晛5sing的原创上唯一的一首歌,现在已经被推到首页,名为《断情》。

 

顾卿抓着鼠标,听着里面的歌词一遍遍的循环,就好像是看见了那天白晛给她发那些话时的情态,还有两个一起去食堂的那些时间。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一个好的人,而现在,那个人已经想要和自己了断所有的过往,所有的一切。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去挽留又是否会被应允,还是她已经找到了新的人——在自己不在意的地方,有那么几个她的基友觊觎着她。之前的她享受着白晛的爱意,自然不用在意,可是现在的白晛,会不会因为那些温暖而投入他人的怀抱。

 

想到这里,无疑是对顾卿的一个打击。

 

她现在已经不和所有情人联系,连着CP也已经快要分手,在夜店的群里把那个宠儿折磨了一顿转手送给了别人。在和别人做的时候,也总能看见白晛的影子。

 

她觉得她已经有点疯魔了,中了那种叫做白晛的毒。

 

15

星期三的中午,顾卿吃完饭头也不抬地走在路上,却被前面的一个声音引起了注意,——那是她最熟悉的,白晛的声音。

 

“混蛋。”白晛斜了眼旁边的长发女生,侧过身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女生的身上,声音中全是愉悦,“莫镰你——去死吧唔唔唔唔唔唔——活该你单身啊蠢逼。”

 

莫镰面上柔柔的笑着,却毫不客气的就伸手揪住了白晛的头发,“下来啊喂。那么既然你看我这么可怜的单身,帅比你要不要嫁给我呀。”

 

白晛快速的做了一个竖中指的手势。“呸呸呸,”她一边说着一边从莫镰的身上跳下来,“帅比我就勉为其难的嫁给你这个——娶!娶你这个蠢货好了。”

 

“这是你说的,”莫镰一把拽住白晛,拉着她走到了学校后面居民区的小树林里。她把白晛压在树上,眼中满是占有欲,“这双眼睛,只要看着我就好了——白晛,你不知道这样的你,有多么的迷人。”

 

顾卿离着人十几步仍旧能看见那边的情形,她闭上眼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那里发生的事情,不去看那里的白晛的遭遇。

 

白晛的声音猛地挑高,“你你你——你是真心的?”

 

莫镰的脸上依旧是那一幅云淡风轻的柔柔的笑容,她眼中占有的欲望愈发的强烈,“自然是真的,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白晛的脸微微红了,转过头去不再看莫镰。

 

顾卿看着白晛被人搂着,压在树上吻着,再难以平息心中的愤怒,她握住拳头,忍不住的快步走上去,不经脑子的一句话就说出口,“不是说,这颗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吗。” 

 

“你——”白晛满脸的讶异与惊恐,她看着顾卿,“你怎么跟过来了?”

 

顾卿只觉得怒火烧到脑中,一脸的嘲讽,“怎么,不行?如果我不过来,你们两个是不是就要直接打三垒了?”

 

白晛的脸刷地白了,她咬了咬下唇,心中因为着对方的话语刺痛不已,“顾卿,你……”

 

“我如何?”顾卿步步紧逼,直视着白晛棕色的瞳眸,眼里的愤怒冲进了白晛的眼中。

 

莫镰皱着眉看着面前发生的闹剧,她一把搂住白晛将她护在身后,“顾卿,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你不懂得珍惜而已。她只是要寻求一个温暖而已,既然你不是她的温暖,那么我就是了。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你。”莫镰脸上换上了一种嘲讽的意味,让顾卿嫉恨不已。

 

   

“莫镰,现在还不到你得意的时候。”顾卿一把挥开莫镰的手,放下狠话以后转身就走。

 

16

在这之后,无论在哪里,顾卿和白晛都处于相互无视模式。

 

顾卿需要一段时间调整自己妒夫一般的模式,而白晛也不想再上去任由顾卿侮辱。

 

但越不想遇到,一天之内遇到的次数反倒大大增加。两人遇到以后也只能尴尬的笑笑或者摆摆手打个招呼。

 

等到顾卿调整好状态后,她像是渴望什么一般打开了白晛的空间。

 

操你妈。老子每天缠着你早安晚安我爱你样样都做就为了今早上这句?我日。滚滚滚滚滚再也不想看到你。是我有病。

 

最近的更新在三天前,她让鼠标轻轻滑过这行字,仿佛就能看到白晛发这条说说时的状态。

 

——糟糕透顶。

 

17

 

正巧当晚顾卿和白晛一起在的夜店周年庆。

 

顾卿垂下眼晴,想着至今为止发生的一切,已经不知不觉过了一年。

 

当初是她傻不去珍惜。多余的话根本无须再说,她要做的,就是掠夺。

 

掠夺白晛的心,掠夺白晛的爱。总之,白晛眼中只能有她,白晛的世界里只能有她一个人,一个人。

 

顾卿小窗了店里的副店长,让他加上自己晚上献声这一条。

 

副店·任游  14:11:11

晚上调|教师们集体献声啊。晚上别忘了来,今晚不禁黄豆、大图、语音了。允许缩减到5+。

 

白晛看到消息后微微一愣,想着自己怎么还会想起顾卿来,她笑了笑,准备八点的时候看一看今晚的状况。

 

18

 

这天晚上店里异常热闹,就像是真的喝酒了一样,大家一起疯疯闹闹。

 

白晛也觉得自己被这个气氛影响到,有些迷醉了,她摇了摇头,好像在冰冷的屏幕里看到了迟迟不出现的顾卿。

 

顾卿确实出现了,她是被白晛的语音给炸出来的。

 

医生·青任 20:11:45

[语音消息]

 

调教师·顾森 20:12:11

你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诱人了。

 

医生·青任 20:12:56

[语音消息]

 

调教师·顾森 20:13:34

怎么不会。想听我声音?

 

店长·墨烟 20:15:22

瞧瞧这恩爱秀的啊啧啧。

 

医生·青任 20:16:34

你说话,给你学十声猫叫。

 

调教师·顾森 20:17:11

哟,这是为了听我说话下了血本啊?

[语音消息]

 

医生·青任 20:17:59

[语音消息] 文: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群里闹腾的同时,顾卿也在一边敲了白晛的小窗。

 

Iris 20:29:16

听说你分手了?

 

青青子衿 20:31:33

与你何干?

 

Iris 20:31:57

别抱有那么大的恶意揣度我。

 

Iris 20:32:38

如果可以……再在一起吧。

就算是,试用期也可以。

 

青青子衿 20:32:56

……呵。

 

白晛看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愣了,她闭上眼睛,想要确定对方的心意,她已经不能再承受什么感情破碎了。

 

鬼使神差一般,她又一次相信了这个伤过她的人。这种无条件的信任连白晛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19

 

意外地,相处的愉快。

 

这种情况是白晛和顾卿都远远没有料到的,或许在没有之前分手前,她们两个的相处会更加愉快。

 

白晛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锁屏以后想着刚才的消息记录,竟然觉得意外的甜蜜。

 

不可思议。

 

20

 

Iris 11:11:20

出去玩?

 

情非得已 12:19:08

刚刚吃饭去了。行啊去哪儿?你定就行。

 

想起被一句话就这么约出来,白晛还是有些懊恼。

 

何况现在还才四点半。

 

“真是的。”白晛想着,对于这个人自己真是没有防备。她一边想着自己和这个人的过往,又轻笑了起来。“嗯…”

 

顾卿一来就看到白晛在那里傻笑,她疾步走上去把人拥了个满怀,“怎么了,笑得这么开心?”

 

“没有什么。就是发现我突然很爱你。”白晛慢慢摇了摇头,回抱了人一下,“走吧。”

 

顾卿在听到人的话之后突然愣了,她慢慢弯起了眉眼,“我已经爱你,很久很久。要相信我啊。”

 

“嗯,”白晛没有多说什么,她点点头后推了推人,“还说要看日出呢,快走。”

 

顾卿被催着也没恼,笑了笑,“走。”

 

还没日出之前的海风让人觉得格外冷,空气中都夹杂着咸湿的、海的味道。

 

白晛觉得冷了以后用力抱了抱胳膊,只觉得没有穿长袖出来异常的傻。

 

“早就给你说过了吧?”顾卿打开带来的袋子,给人披上了一件自己的外套,“太阳就要出来了啊。”

 

天边冒出了鱼肚白,一抹金光慢慢扩散。

 

“要出来了,”顾卿握住白晛的手,十指紧扣地举起来,掏出手机对着充作的背景的日出景色照了一张,传到了空间。

 

Iris:和最爱的人,出来了。@情非得已。

 

白晛转了之后只说了一句话,却让顾卿一下子拥住了白晛,几乎喜极而泣。

 

她说。

 

然后,我的世界,终于迎来破晓黎明。

 

End。

 

评论
热度(6)
© 浮影摇栉 | Powered by LOFTER